選擇
戲院
選擇
片名
選擇
日期
選擇
場次
選擇
數量
查詢

烏龜也會飛

Turtles Can Fly

上映日期:2005-08-26 片  長:01時38分 發行公司:東暉國際 導演:
巴曼戈巴第(Bahman Ghobadi)
演員:
Avaz Latif(Avaz Latif) 、 Hirsh Feyssal(Hirsh Feyssal) 、 Soran Ebrahim(Soran Ebrahim)
期待度

電影已上映,不開放投票

(共0人投票)
0%
想看
滿意度

請給這部電影評分:

尚未開放網友評分

(共28人投票)
4.4
總評分
最新預告片
共1支
劇情介紹
他們的小孩都是這樣長大的......說的是在西亞各國邊境流徙的庫德族苦難民族。美軍攻伊前夕。「衛星」去給長老安裝天線,好接收美伊戰況。衛星是個十三歲小孩,靠一點科技知識,成了戰地孤兒的孩子王。這兒的孩子,另一生計就是去拆地雷!斷臂小難民來到村裏挑戰衛星的地位,衛星卻愛上他妹妹,可是這個愁眉不展的女孩,原來掩埋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傷痕。巴曼戈巴第獲獎無數的作品往往帶有伊朗電影所無、原始但殘酷的美。亦悲亦喜的罕見筆觸,書寫出孩子特強的生命力。女孩直迫莎翁悲劇的命運,是戰地迄今最慘痛的吶喊。獲聖塞巴斯汀影展最佳影片電影節最佳電影獎。

伊拉克電影“烏龜也會飛”是以伊拉克的前海珊政權鎮壓庫德族人為背景。美國軍隊的到來,對於逃避海珊鎮壓的庫德族難民,固然是一個喜訊。不過,遺下來的大量孤兒,背負了失去雙親、因誤觸地雷而傷殘,甚至被伊拉克士兵虐待強姦等等的悲慘遭遇。他們的故事,世人又了解多少?

【影片背景】:

巴曼、戈巴第是伊朗庫德裔在德黑蘭接受他的電影教育。但自從2000年從【醉馬時刻】這部片開始,他為了編寫記錄庫德族人因為沒有自己的國家而四處被全副武裝國家軍隊捕捉的命運,經常在這最危險邊界庫德斯坦很(本片拍攝地)進進出出無數次。雖然這部片發生時間點剛好是美國攻打伊拉克同時間,但和所有最好的片子一樣,超越政治意涵。戈巴第精準的運用片中主角小孩子的觀點且對於他們政治觀點也從未發生過。

但政治事務卻發生在他們身上在所有角色最讓人吸引目光的是一位15歲名叫衛星的小孩索倫,他帶領了一群住在土伊邊境難民營裡的孤兒,讓他們從事生死邊緣的拆地雷工作,目的只是餵了填飽肚子。他們把埋在邊界的地雷挖出來賣給城鎮活躍的軍火市場,更醜陋的,衛星知道這些人可以賣給聯合國軍隊,進而從中獲取千倍於他所得到的報酬也無可奈何。

衛星很期盼美軍的到來,的確他也想著能踏上美國運用它的精力和商業頭腦帶給他的成就,就在他買了一個大衛星碟盤後,部落的長者也尊他為科技代表人,請他也幫他們裝。自然地他也會裝出幾句少的可憐的英文詞句炫耀他在新聞廣播聽到布希宣布攻打的話。”他說要下雨了”衛星說著。

如果說衛星是個將美國樂觀主義描述為強大不可抵抗的力量,那麼剛來到難民營這位和他年齡相仿的漢高夫卻是堅持東方神秘色彩及宿命論的人。他由於拆地雷而失去他的雙手(幸好還有牙齒)。他說他能夠預測未來並且證明他能解救卡車上那些小孩。

和他一起旅行來的是那令人無法忘懷美麗的姊姊亞格琳、還有據稱是他們弟弟剛學會走路但眼盲的小孩里加,他不是在其他年長小孩的背上不然就是用繩子被綁在腳踝上。起初漢高夫像似為了和衛星爭奪領導地位還發生過一場有趣的打架,你可以看到一個沒有手的男孩用它那專業的頭猛撞攻擊那位過分自信的對手。到後來因為衛星愛上了亞格琳,他經常用它那台裝飾美國風的腳踏車帶她到處閒晃並訴說著這個地方的習俗。

漸漸地,我們了解到其實里加是亞格琳所生的,是因為被伊拉克士兵強暴所生的,這種恥辱使得她逐漸地感到絕望,並將小孩或她自己給隔離起來。

終於美軍到來了對於有熱情期待的衛星及極有洞察力的漢高夫兩人,他們宣佈那些從直升機丟下來的傳單,上面寫著”不公平、不幸及苦難將結束,我們將帶走你門的傷痛”,它又是一份美式樂觀自我性格感動人心的展示,但此時此刻的衛星已經學到戰爭的傷痛並不是美國軍隊所能帶走的。

【電影背景】:
中東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庫德族」,數千年來居住在現今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國境交界的山岳,然而數世紀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逐漸陵夷,歐洲列強開始大玩佔地為主的戲碼,入侵中東瓜分土地,結果庫德族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祖先的土地被分割成數個國家。

■沉重的龜殼就像庫德族屠殺和遷徙的陰影
往後的宿運,就像不受真主阿拉的庇祐,隨之而來與伊朗交惡的伊拉克開始用激烈手段鎮壓境內的庫德族,戰亂夢魘彌久不散。就像烏龜也會飛(Turtles Can Fly)導演巴曼‧戈巴第在下水鏡頭時,看到一隻烏龜,背馱著沉甸甸的殼,緩緩爬行,就像庫德族世代背馱著屠殺和遷徙的陰影,更如同龜殼的悲哀緊依著庫德族。

在德黑蘭接受電影教育的巴曼‧戈巴第是伊朗庫德裔。自從2000年的處女作 【醉馬時刻 】開始,他為了記錄庫德族因為沒有自己的國家而四處被國家的軍隊捕捉的命運,經常在這最危險邊界(本片地點庫德斯坦)進進出出無數次。

■戰地孩子王 衛星
巴曼運用小朋友的觀點以及對政治的天真,暗喻當局對庫德族的迫害,拍攝當時剛好遇到美伊戰爭。其中最受矚目小朋友是一位15歲名為索倫的小孩王,綽號叫衛星,他帶領了一群住在土伊邊境難民營,父母雙亡的小孩,每天為了填飽肚子,將埋在邊界的地雷挖出來賣給城鎮活躍的軍火市場。更醜陋的是,衛星知道這些人再賣給聯合國,並從中獲取千倍於他所得到的報酬獲利,但面對這個現況,衛星自己也無可奈何,這種在鬼門關徘徊的工作,生與死的矛盾,不禁令人悲從中來。

劇情裡的衛星樂觀相信美軍的到來,可以解救庫德族的宿命,同時也期盼那一天可踏上美國的土地,好好發揮他的才華和商業頭腦。這是否反應著巴曼對美國還抱著憧憬,而從衛星這個角色來宣洩自己的情緒。

■亞格琳的出現
來自哈拉布臣的亞格琳,背著剛學會走路但眼盲的小孩里加與在地雷區炸斷手的哥哥漢高夫三個人一同來到衛星居住的卡尼波村。巴曼為了不讓電影看起來如此沉重,特地讓衛星對亞格琳產生愛苗,融入一些輕鬆的場景,例如衛星騎那台裝飾成美國風的腳踏車帶她到處晃,順便幫忙載水,講講當地習俗等,衛星對著亞格琳說:「我多年來一直在找你這樣的女孩,我要為你跳下水抓紅魚。」

為了贏得美人芳心,衛星甚至還曾與亞格琳哥哥漢高夫大打出手,不過劇情的發展,亞格琳似乎對衛星不怎麼感興趣,因為在她的心底有一層抹滅不去的陰霾。

■戰爭的悲歌與死亡的號角瀰漫在空氣中
其實亞格琳心裡最大的傷痛,是來自那位盲眼小孩里加。里加是亞格琳被伊拉克士兵強暴所產下的,這種恥辱使得她逐漸對人生感到絕望,曾一度想把自己親骨肉丟到荒郊野外,任由生死,不過都被漢高夫阻止。

由於亞格琳受不了里加這個拖油瓶,某天凌晨,在朝霧厚重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天氣,亞格琳狠下心把里加綁在惡地中的一棵樹下,任憑哭鬧。沒想到里加掙開繩子後,卻誤入美軍的地雷區,而衛星得知消息後,不顧自身安全,向前走進地雷區全力營救。

沒多久,美伊終於開戰,大批美軍直升機丟下來的傳單,上面寫著「不公平、不幸及苦難將結束」、「我們將帶走你們的傷痛」等字條,這些洗腦的政戰手法,對這些小孩是起不了什麼作用,他們只想知道要如何活下去。戰火越來越近,巴曼不加修飾地詮釋戰地兒童的心酸血淚,痛徹心腑的悲歌在村落間漫延開來。

■結語
「用清真寺的麥克風,說戰爭明天就結束了。」這句話終於讓庫德族人撥雲見日,美好的未來近在眼前。雖然戰爭走了,但衛星也學到,縱然對美國是如此的崇高景仰,戰爭的傷痛並不是美國軍隊所能帶走的,需要的是時間沖淡。

然而和平真的完全降臨在他們的身上嗎?還是如同漢高夫所言,275天後這會再發生另一件事情。此外,亞格琳是否對里加態度有所改變,還是依然…

殘酷的是伊拉克,暴虐的是歷史包袱,庫德族的小孩在這兩者的壓迫下,沒有童年歲月沒有歡笑,但在巴曼的掌鏡下,灰色與無助幾乎成為他們的代名詞,但從他們身上仍然可以看到生命的韌性,笑中有淚,彷彿希望即將甦醒。藉由烏龜也會飛這部片裡面的「小」主角們動容的演技,不僅反應庫德族的流離所失,更重要的凸顯戰爭所帶的傷口,難以消弭。
詳全文
展開劇情簡介
網友短評
共0則
  • 與本電影無關、捏造假冒、不實敘述
  • 具有廣告性質或大量重複散布
  • 相互惡意攻訐、猥褻騷擾、人身攻擊
  • 侵犯隱私權、違反智慧財產權、涉及違法情事
  • 違背善良風俗
確認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