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搜尋欄。
戲院總覽
此為預覽列印模式,可選擇列印本頁或前畫面
  

《證人》內外兼備的動作佳構

  • 作者:聞天祥

《證人》是讓張家輝在本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封光稱帝的作品。不過影片最主要的核心人物其實是謝霆鋒飾演的警探,他原本是個實事求是、要求嚴格的刑事組長,卻在一次突擊任務後臨時接下追捕搶犯的指令,卻在開槍阻止匪徒劫車逃逸時,誤殺了藏在後車廂的女孩;而小女孩的母親(張靜初飾)又是負責起訴本案搶匪的檢察官;惡性不改的歹徒為了威脅她,綁架了她僅有的另一個女兒;過去疏於照顧女兒的愧疚,讓她在司法公義前不免搖擺起來,而解救出這名無辜女孩,也成了謝霆鋒唯一的救贖機會。

一連串的巧合,甚至片中所有角色其實都在同一個時間點上「碰撞」在一起的設計,可以看到這個劇本(吳煒倫、林超賢編劇)務求精巧的企圖,原來不僅是兩輛追逐的飛車有戲,那攔腰撞進的、以及後來被搶走的,每輛車上的每個人,原來命運早就被牽繫在一起,不過這個謎底要到電影最後才會解開。但整部電影的令人屏氣凝神,則從開場十五分鐘就已達成。那是在謝霆鋒的嚴厲個性被建構起來後,延伸成他不肯放棄、窮追不捨的飛車緝凶,這看似「節外生枝」的部分,其實才是本片的重要關鍵。不但拍出了驚心動魄的追逐場面,也讓道德衝突一下炸開,令觀眾與片中人幾乎全都無力招架。

在此之後,張家輝的角色才開始發酵。一隻眼睛瞎了,另一隻眼睛還有碎玻璃在內,臉上佈滿疤痕的他,看起來是個受命於匪徒而負責綁架及看管(甚至滅口)肉票的下游殺手。他屋子裡的祕密,不僅是肉票小女孩而已,還躺了一個無法移動與言語的妻子(苗圃飾)。不離不棄的丈夫和手段冷血的綁匪,在張家輝身上產生了非常有吸引力的化學作用,他的暴行也是為了拯救妻子的另類延伸,而他對小女孩的一念之仁又隱隱透露了和妻子的某種遺憾;亦即在真相大白前,張家輝動靜兼具的表演,即為角色鋪陳出了十分可觀的曖昧空間,而且層次分明。表面上好似越俎代庖地取代謝霆鋒成為影帝,事實上相較於後者的努力(但也用力),張家輝收放之間的拿捏,確實更豐厚的這部電影的道德複雜性。而廖啟智飾演的資深警員,其內練豁達,也成了本片另一個可觀的原因(他亦以本片獲得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導演林超賢精於動作場面的特長,在《證人》發揮得淋漓盡致。除了片頭的飛車追逐,成功塑造連番高潮;中段張家輝身份曝光、與謝霆鋒從天橋搏鬥到大街的場面調度,也巧妙利用實景空間製造壓力;直至最後一場決鬥,明暗對比的隱喻與懸疑,也都十分出色。然而更值得稱道的是這些驚險刺激的場面不只是為感官服務而已,它們和角色的個性、處境,時時互為表裡。即使部分逆轉和母女重逢的擁抱,還是不免流露過於斧鑿的痕跡,但某些盡在不言中的時刻(譬如張家輝與苗圃被擔架抬出,仰視一片藍天的剎那;既神奇地聯繫起兩個時空,又意在言外地表露了時不我與的遺憾),卻更見功力。

內外兼備的《證人》,確實是近期頗為可觀的港產動作佳構。

◎衛視電影台8月1日晚上9:00全台首播


更新日期: 2009-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