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搜尋欄。
戲院總覽
此為預覽列印模式,可選擇列印本頁或前畫面
  

《第36個故事》如果我不在咖啡館

  • 作者:Quiff
  • 評分:83分 (值回票價!)

電影上映日期:2010-05-14

上咖啡館這回事,從來不需要叫得出理由。沒有原因也不必多加思索。那彷如一種身處於都會中自然而然的生存儀式。那裡有一杯溫熱的咖啡,一碟精緻香甜的提拉米蘇。一本忘卻時間的好書,蘇珊桑塔格、三島由紀夫或東野圭吾,一個悠閒的午後。

或是你可以找到同伴,或是沒有。或者你側耳傾聽,鄰座常客與服務生間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最近快要上映的電影,或異口同聲地臭罵政府,並共同服用咖啡與香煙作為話題的句點。或者你眼光一轉,正與對面女孩瞟來的眼神撞個正著,交換適切的微笑,又再各自別開目光。

電影上映日期:2010-05-14

在咖啡館裡,你永遠能夠呼吸人與人之間不會太過貼近而恰到好處的距離;或是盡情享受喧囂之中的孤寂。

《第36個故事》,一部以咖啡館為主要場景的電影,就如同你我曾耗去無數個下午泡在咖啡館裡的時光一般,恬淡暢懷且靜謐,伴隨著咖啡館內不遠處時而響起的清脆笑聲,卻不會因此顯得太過嘈雜而分散了你的注意力,而是在嘴角不禁浮現一抹微笑後,繼續回到自己那不受人打擾、公共且私密的小世界裡去。

片中只以一者外向剛強、一者內向柔弱的兩位性格天差地遠的姊妹,如何經營這間新開幕的朵兒咖啡館為主題,劇情主線略嫌薄弱,甚至可以說是幾乎不存在主線,在在曝露出由拍攝短片、廣告出身的新生代編導蕭雅全,《第36個故事》作為他的第二部電影長片,依然缺乏縱觀全局、一以貫之的說故事本領,而尚無法完全駕馭一部電影長片所需要的劇情濃度與份量。

取而代之的,蕭雅全不求整體佈局緊密、而是改從最細微之處著手,在《第36個故事》中完全發揮了他廣告導演出身的優勢,能在每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場景、乍聽絮絮叨叨的平凡對話中,短時間內快速攫緊觀眾的目光,並逗得他們不禁會心一笑。片中節奏簡潔而俐落,並大量使用訪談、跳接、空景、遠景等各式迥異電影語彙,處處俯拾皆是驚喜,讓一部90分鐘的電影長片,頓時化作了無數個五分鐘小短片的結集。

這廂朵兒與薔兒兩姊妹在吧台前竊竊私語,交頭接耳地討論該怎麼多向客人推銷泡芙;鏡頭一轉,刁蠻的妹妹薔兒又在跟客人討價還價,斷然拒絕了對方用吉他交換木馬的提議。

看著銀幕上一幕又一幕快速流轉的光影,觀眾彷彿也化身為店中的客人,親身處於朵兒咖啡館一隅,隔著面前冒著香氣的卡布其諾,隔著桌椅檯燈與那一大堆叫不出名堂的雜物古玩,時而抬起頭來看著姊妹倆鬥嘴賭氣,高聲爭吵究竟該由誰去清理後門堵住的水溝;你不禁微笑著搖搖頭,又再低頭回去專心讀著桌上的小說。

《第36個故事》或因缺乏主線而顯得瑣碎跳躍,但卻也是在顧客來來去去間,這一個個隨性而看似互不關連的日常生活景象中,電影藉由「以物易物」的中心概念,得以在咖啡館吧台的兩端,牽引出了人與人之間擦身而過的無數短暫相遇。

從中孝介飾演的日本客人,到里長伯跟他的兒子,看中店內檯燈的歐巴桑,上門寄宿的外國沙發客,空姐、腳底按摩師傅到汽車推銷員,片中這許許多多一閃即逝的角色也許觀眾都叫不出名字、甚至記不清外貌長相,卻確實在觀眾心中留下些許痕跡。

片中尤屬母女三人的相處最教人記憶深刻,從按摩店、美容院、冰攤一路到計程車上,這廂母親唸個不停、那廂女兒兩人敷衍回嘴,店員司機又不時插話得恰到好處,顯見導演蕭雅全雖仍欠缺掌控全局的組織能力,然而在單一場景的調度上卻著實頗具巧思。

《第36個故事》在細部調度上雖具大將之風,卻仍然有著許多美中不足之處。劇情結構鬆散這點,自然不在話下;而片中對白雖然不會流於文藝腔,言談之間極為生活化,難能可貴地沒有落入國片常見的窠臼,相對的卻過度仰賴旁白與片中那「35個故事」來統整零亂紛歧的故事線,一來一往之下相互抵銷,實屬可惜。

而電影本身從發想初衷、電影主題到拍攝地點,也都過度扣緊「台北」這個關鍵字──畢竟《第36個故事》是脫胎自台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的「台北城市電影片製作」企劃案徵選,甚至片中部份畫面還移作城市形象廣告「Taipei, a City of Possibilities篇」所用──電影又是以咖啡館作為主要場景,實在太向台北都會雅痞族群靠攏,難免惹來過度推銷都會BoBo族小資情懷的非議。

然而在近來這一波新興國片捲土重來的熱潮中,從《海角七號》到《艋舺》,觀眾實在是看了太多演得太用力、說得太白的電影;而清新輕盈的《第36個故事》則處處透出了留白之美,恰巧與近來這些國片處於天平的遙遠兩端,好讓觀眾可以換換口味。

畢竟上咖啡館這回事,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更新日期: 2010-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