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麥特戴蒙Matt Damon
生  日:1970-10-08
個人簡介:麥特戴蒙因與高中同學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共同打造劇本、共同演出的影片《心靈捕手》一戰成名。此後他開始以真摯、善良、充滿智慧的實力派形象走紅好萊塢。1998年他在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戰爭鉅作《搶救雷恩大兵》演出。1999年在《天才雷普利》中與裘德洛(Jude Law)、葛妮斯派特洛(Gwyneth ... 詳全文
人氣:131
個人簡介:

麥特戴蒙因與高中同學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共同打造劇本、共同演出的影片《心靈捕手》一戰成名。此後他開始以真摯、善良、充滿智慧的實力派形象走紅好萊塢。1998年他在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戰爭鉅作《搶救雷恩大兵》演出。1999年在《天才雷普利》中與裘德洛(Jude Law)、葛妮斯派特洛(Gwyneth Paltrow)演對手戲。2001年與老牌巨星史恩康納萊(Sean Connery)聯合演出《心靈訪客》。之後因為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執導的《瞞天過海》系列,以及《神鬼認證》系列,戴蒙一躍成為好萊塢A級巨星。之後作品大多以鬥智動作類型居多,包含《神鬼無間》The Departed、《特務風雲:中情局誕生秘辛》The Good Shepherd、《爆料大師》The Informant、《關鍵指令》Green Zone等。2009年演出由克林伊斯威特執導的《打不倒的勇者》讓他獲得奧斯卡與金球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2015年主演雷利史考特執導的科幻片《絕地救援》贏得了國家評論協會獎最佳男主角獎和第73屆金球獎最佳音樂喜劇類男主角獎,以及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肯定。

 

麥特戴蒙父親是股票經紀人,母親是Lesley大學的學前兒童教育學教授。戴蒙身上帶有蘇格蘭、英格蘭、芬蘭、瑞典血統。後來與其成為摯友的班艾佛列克其實與戴蒙也有點遠親關係。戴蒙曾經在Newton住過一段時間。後來父母離異,他跟隨母親,一家回到劍橋居住。班艾佛列克那時就成了他的鄰居,此外著名歷史學家Howard Zinn也是他鄰居。戴蒙自幼即喜歡角色扮演,就他後來自己分析是因為母親總是藉由書本教育他,這使他感覺「你無法定義自己,因為你已經被她定義好了。」高中時代開始,戴蒙開始從事戲劇表演活動。他非常信任當時的拉丁文兼戲劇老師Gerry Speca,這位老師對他後來的人生產生了巨大影響,即使如此,戴蒙在回憶時卻是這麼談到這位恩師的,「Speca先生似乎總是把最重要的角色,最長的演說給了班(艾佛列克)。」

 

一九八八年至一九九二年,戴蒙在哈佛大學念書,但並未拿到畢業證書。在哈佛期間,他主修英國文學。業餘時間經常演出一些戲劇。戴蒙之所以未畢業,是因為嚴重的估算錯誤,他因為演出了影片《印第安傳奇》Geronimo: An American Legend,覺得此片必定成功,自己必然會成為大明星,於是就退學前往洛杉磯,沒想到事與願違。「當我覺得我做了一個錯誤決定的時候,一切都太晚了。我在那兒和一堆演員住在一起,我們都生活窘迫。」 戴蒙演藝生涯的第一個電影角色來自愛情喜劇片《現代灰姑娘》Mystic Pizza,這部電影是茱莉亞羅勃茲(Julia Roberts)剛出道不久時所演出的作品,當時的戴蒙年僅十八歲,還在哈佛念書,在片中只有一句台詞。隨後在念書的時間裡,他一直在各類電影中尋求一些小角色演出。如上文提到的,在一九九二年,他在《印第安傳奇》這部由金哈克曼(Gene Hackman)、傑森派屈克(Jason Patric)演出的大製作裡獲得了一個重要角色。這讓他一激動丟掉了學業,但影片糟糕的成績並未讓他走紅。四年後,戴蒙再次在《火線勇氣》Courage Under Fire中獲得了一個重要角色,一位染上毒癮的士兵。導演對戴蒙提出了一個非常嚴酷的要求,必須在一百天之內減重四十鎊,為此戴蒙每日節制飲食,終於達到了要求,雖然這種減重方法並沒有讓他的心臟出現嚴重問題,但卻讓他吃了好幾年的藥,以治療腎上腺疾病。《火線勇氣》讓戴蒙獲得了一些影評人的注意,〈華盛頓郵報〉認為他的表演「令人印象深刻」;戴蒙表示冒著得心臟病的風險扮演這個角色是非常值得的,他這是向整個電影工業表現忠心。眾所周知,麥特戴蒙是因為《心靈捕手》一片成為好萊塢一線明星的。早在九○年代初的時候,戴蒙與艾佛列克就寫作了這個關於年輕數學天才的劇本,這個劇本在好萊塢兜了好一圈都沒人理。在接受了導演勞勃萊納(Rob Reiner)、威廉高曼(William Goldman)以及編劇/導演好友凱文史密斯(Kevin Smith)的建議之後,他們又修改了一番劇本。最後就變成了《心靈捕手》。影片為戴蒙、艾佛列克帶來一堆獎項,以及六十萬美金的酬勞,還給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帶來一座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後來戴蒙與艾佛列克兩人,還在凱文史密斯二○○一年的影片《白爛賤客》Jay and Silent Bob Strike Back中惡搞了一番自己在《心靈捕手》中的角色。一九九七年,除了《心靈捕手》之外,戴蒙還演出了大導演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執導,口碑極佳的《約翰葛里遜之造雨人》The Rainmaker,〈洛杉磯時報〉特別讚賞了他是「一位站在明星邊緣的天才新星。」也正是因為《心靈捕手》,史匹柏選中戴蒙領銜演出戰爭大片《搶救雷恩大兵》。

 

戴蒙在好萊塢以深入塑造不同類型的角色而獲得好評。《天才雷普利》中的反英雄人物雷普利、《怒犯天條》Dogma中知識份子氣息濃厚,不斷與人討論流行文化的墮落天使、《當我們黏在一起》Stuck On You中的連體嬰兒,甚至《痞子逛沙漠》Gerry這樣低成本的實驗電影,戴蒙無一不是全心投入,完美勝任。〈綜藝〉雜誌對戴蒙在《天才雷普利》一片中的評語很是客觀地點出了他的表演特色:「戴蒙非常完美的演繹出了角色由純真熱情到冷酷算計的轉變過程。」

 

除了嚴肅類劇情片,戴蒙還嘗試過演出一些輕浮的愛情喜劇,比如《愛在奔馳》All the Pretty Horses、《重返榮耀》The Legend of Bagger Vance,可惜兩部影片在商業、口碑都欠佳。讓戴蒙真正大紅大紫,獲得國際榮耀地位的還是當屬兩套賣座電影系列。一是在索德柏執導,群星雲集的《瞞天過海》系列中,成功扮演的竊賊Linus Caldwell,二是在動作驚悚類型的《神鬼認證》系列中扮演失憶情報員Jason Bourne。〈娛樂週刊〉在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十年結束之際,將戴蒙列入最好的動作明星行列,「當戴蒙在二○○二年簽約演出這位優秀的失憶特務時,沒人曾想到他會成為這十年最智勇雙全的角色。」除此之外,這段時期,戴蒙還演過許多重要角色。二○○五年演出了搞怪大師泰利吉蘭(Terry Gilliam)的《神鬼剋星》The Brothers Grimm,不過這種虛幻惡搞片始終不是戴蒙所擅長的類型,影片與他個人的表現都遭到了惡評。二○○六年,演出了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執導的政治片《特務風雲:中情局誕生秘辛》,他在片中扮演CIA官員,同年還在後來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神鬼無間》中扮演在麻薩諸塞州警局臥底的黑幫人員。二○○七年,大導演柯波拉復出拍攝了新片《第三朵玫瑰》Youth Without Youth,戴蒙為報答當年的知遇之恩,在片中客串演出了一個小角色。二○○八年是戴蒙休養生息的一年,先是客串演出了索德柏的傳記片《切:39歲的告別信》Che,再是為動畫大師宮崎駿的《崖上的波妞》Ponyo on the Cliff By The Sea英語版配音,最後在電視影集「大明星小跟班」Entourage的第六季最後一集客串演出了真實的自己。

 

二○○九年,戴蒙與老搭檔索德柏再度合作,演出了黑色喜劇片《爆料大師》,〈娛樂週刊〉對這部金球獎提名影片如此評價道:「作為明星的戴蒙,以一種平靜的方式變成了普通人,他在深度展現角色瘋狂之時,顯示出了敏捷的控制力。」這一年他還與另一位重量級導演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合作了橄欖球勵志題材的《打不倒的勇者》,他在片中飾演南非橄欖球隊隊長Francois Pienaar。影片讓戴蒙獲得了一次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提名。〈新共和國〉雜誌如此寫道:「這不是一個費力的角色,但是超能演的戴蒙還是給予了角色低調的魅力與正直感。」二○一○年,戴蒙與另一位老搭檔保羅葛林葛瑞斯(Paul Greengrass)合作了戰爭驚悚片《關鍵指令》。影片票房成績不太理想,評論則是眾多媒體各執一詞。伊斯威特這一年的溫情勵志片《生死接觸》Hereafter,戴蒙又擔綱領銜主演。此外,科幻愛情片《命運規劃局》The Adjustment Bureau中,戴蒙的表現也非常突出。而柯恩兄弟超級賣座的翻拍片《真實的勇氣》True Grit,他也演出了一個分量頗重的配角。

 

演員之外身份的麥特戴蒙對社會問題非常關心。他參與了許多公益性質的非盈利組織。這些組織和活動包括有:他是H2O Africa Foundation的創建者;他與好友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布萊德彼特(Brad Pitt)、唐奇鐸(Don Cheadle)、Jerry Weintraub一起創建了Not On Our Watch組織,該組織致力於在全球阻止大規模暴行的發生。戴蒙也對許多政治問題發表過見解,在二○○六年十二月的談話性節目「Hardball with Chris Matthews」中,他特別談到了對伊拉克戰爭的看法:「就像我過去說的那樣,我認為這是不公平的,這就好像我們國家總有那麼一個好鬥的階級,他們是因為經濟或者什麼原因去戰鬥。如果你把人派去打仗,這是要所有人與你一起承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