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南尼莫瑞提Nanni Moretti
生  日:1953-08-19
個人簡介:南尼莫瑞提出生於知識份子家庭,父親是一位碑銘研究專家以及希臘語教師。幼年時代莫瑞提就愛上電影。不過他最早在電影界的職位卻是製片人。1973年,他首次執導了兩部短片。1976年完成了電影處女作《我是獨裁者》Io sono un autarchico。1978年拍攝的反應大學生空洞生活的《注視大黃蜂》Ecce bombo入圍坎城影展競賽單元。... 詳全文
人氣:35
個人簡介:

南尼莫瑞提出生於知識份子家庭,父親是一位碑銘研究專家以及希臘語教師。幼年時代莫瑞提就愛上電影。不過他最早在電影界的職位卻是製片人。1973年,他首次執導了兩部短片。1976年完成了電影處女作《我是獨裁者》Io sono un autarchico1978年拍攝的反應大學生空洞生活的《注視大黃蜂》Ecce bombo入圍坎城影展競賽單元。進入80年代後,莫瑞提拍攝的作品接連入圍歐洲三大影展,同時他還成為這些影展的評審委員。1994年,輕鬆,雋永,自傳體風格的《親愛日記》在坎城影展大獲好評。2001年的家庭悲情電影《人間有情天》更是直接摘下了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最近十年來莫瑞提仍舊有佳作問世,2006年嘲諷義大利政壇的《鱷魚白皮書》成為義大利本土票房熱門影片。其他執導作品則包含《落跑教宗》、《媽媽教我愛的一切》,其中《媽媽教我愛的一切》更是來自於南尼莫瑞提本人的半自傳電影作品。2012年曾擔任坎城影展評審團主席。

 

南尼莫瑞提最早的創作是短片,當初他用了不到一千美元的資金拍攝了四部短片,在羅馬的電影俱樂部放映後引起了不小迴響。莫瑞提第一部長片作品《我是獨裁者》就帶有非常濃厚的自我反省意味。這是一部用超8毫米攝影機拍攝的低成本製作(後來被轉製成了16毫米以及35毫米版本),劇組所有人員都是莫瑞提的朋友。影片講述莫瑞提親自扮演的父親主角,他的婚姻破碎,電影事業也最終崩潰的災難故事。就風格以及敘事節奏來說,此片已經奠定了莫瑞提電影的基礎。兩年之後,莫瑞提拍攝了正式意義上的個人第一部長片《注視大黃蜂》,這部僅僅花了35萬美元的低成本作品與68學運有關,敘述一群百無聊賴的大學生與恐怖主義、教條主義之間的關係。除此之外,莫瑞提還將諷刺的矛頭對準了傳統的義大利喜劇,尤其是義大利喜劇電影重要人物Alberto Sordi的作品。就影片觀點而言,莫瑞提對後68一代提出了嚴厲的批評,他認為這一代人與他們假作憎恨的父輩完全一樣,不過是自己沒有意識到罷了。不過《注視大黃蜂》的整體風格還是偏向喜劇,從中可以看到莫瑞提深受經典好萊塢喜劇電影的影響(馬克斯兄弟、卓別林、巴斯特基頓),並且與伍迪艾倫、梅爾布魯克斯一樣,他喜歡自編自導自演。

 

1981年,莫瑞提再次拍攝了一部迷影電影,這就是《金色的夢》。在此片中,莫瑞提又扮演了一位導演,名叫米雪兒(莫瑞提後來在自己的作品中一直使用這個名字代稱自己扮演的角色),和母親住在一起,竭盡全力的寫著一部名叫「佛洛德媽媽」(Freud’s Mother)的電影劇本。顯而易見,這部混淆真實與虛構界限的作品,很容易讓人想到費里尼名作《八又二分之一》(義大利影評界確實有把此片稱作1980年代的《八又二分之一》), 尤其是片中玩遊戲的高潮段落濃縮了整部電影的精華。不過莫瑞提本人卻不這麼看,「這不是一部關於電影的影片,甚至也不是關於藝術家痛苦的影片。這裡面有痛苦與折磨,但這不是電影,而是生活。」痛苦與折磨確實是莫瑞提早期作品的一大特色,1984他執導的學校題材影片《越危險越性奮》Bianca也不例外。這部喜劇片的背景是一所名叫「瑪麗蓮夢露」的中學,古怪的是這所中學居然還有精神分析服務。莫瑞提在片中飾演一名有點精神分裂的數學老師米雪兒,他總是要求他周圍朋友與他之間的關係就像數學一樣和諧,但他自己卻有著嚴重的偷窺癖,並且一直暗戀一位身材曼妙的法語老師。莫瑞提表示,「我很少拍攝與犯罪相關的情節,這部影片是個例外,動力來自杜思妥也夫斯基的〈罪與罰〉以及希區考克。」

 

《親愛日記》是莫瑞提前期創作總結提煉式的作品。這是一部三段式的作品,莫瑞提在片中再度飾演一名導演。《親愛日記》是歐洲當代電影非常罕見的散文電影,充滿了智取、勇氣以及大膽的實驗風格。莫瑞提還用了大量睿智的旁白議論,來增添與觀眾互動的效果,這些旁白與伍迪艾倫式的文學味、侯麥式的哲理人生味都不一樣,顯示出一種最流水帳又最生活化的感染力度。《兩個四月》將莫瑞提的自傳風格發揮到了極致。在片中他就是扮演自己,老婆懷孕,剛開始他十分害怕,但經一番調適後,從無法接受「將為人父」的事實,到陷入極度的狂熱。除了莫瑞提自己演自己外,片中的老婆孩子都是他生活中的真實的老婆孩子。對於這部影片,莫瑞提有著自己的表述:「他想拍一部音樂喜劇片,但沒法開拍。所以他轉而討論他的妻子、他的新生兒,他的欲望與恐懼。直到最後一個場景,他才找到了靈感。」

 

《兩個四月》比起莫瑞提之前基本自傳風格來說,更為純粹更為自我,他毫無顧忌地和觀眾分享他的真摯,他的古怪,他的機智,同時還有他的焦慮、喜悅、愛憎以及缺點(幻想狂、歇斯底里、自私自利、優柔寡斷)。義大利媒體對於此片給予了很高的評價,紛紛認為這是一部莫瑞提式影片的最高峰。

 

獲得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人間有情天》,對於莫瑞提來說是一部很特殊的電影。一向諷刺、挖苦、囉囉嗦嗦的莫瑞提,第一次拍攝了一部冷靜客觀、略帶悲情的治療創傷的電影。《人間有情天》描寫心理醫師喬凡尼一家人,居住在義大利北部美麗的濱海城市,他和妻子寶拉,以及一對正值青春年華的兒女,長女愛琳和愛子安德烈,家庭生活和樂融融、溫馨甜蜜。每天,喬凡尼的病人在諮詢室裡向他傾吐各式光怪陸離的病情,對比他們強烈的狂想偏執,喬凡尼更能感受到平安喜樂的幸福。然而,某個星期天的早晨,喬凡尼意外接獲噩耗,原來兒子安德烈在和朋友潛水時驚傳不幸。他永遠不會回來,而喬凡尼承諾和他一起晨跑的約定,也永遠無法實現。失去安德烈後,喬凡尼一家幾乎無法從打擊中復原,成員哀痛至極。此時,他們收到一封神祕女孩寫給安德烈的信,為原先死氣沈沈的家庭重新帶來生機。這是一部很特殊的金棕櫚電影,沒有史詩,沒有高雅的藝術格調,只是靜靜的講述了一段發生在家庭內部的故事,有時候它甚至看起來就像是一部電視電影。但是當觀眾真正進入劇情之後,便會感受到影片的強大感染力。莫瑞提的劇本充滿了對細節深刻的關注,以及對角色心理複雜精微的刻畫,尤其是幾名家庭成員的心理變化,他把握得極其準確。尤其是整個家庭如何走出這個悲愴的經驗,莫瑞提沒有使用好萊塢家庭劇那樣的俗套戲劇手段,而只是讓時間靜靜的流淌,讓主角順其自然的轉化。最後,紅日東升的畫面象徵了治癒的完善。一向苛刻的法國〈電影筆記〉對《人間有情天》有著很高的評價,該雜誌認為,犬儒的莫瑞提終於突破自我創作的瓶頸,「選擇了一種個人從未有過的創作手段來構建一部一般風格大師所不屑的劇情片,但是很明顯,他很精於此道,而且他本人還懂得表演,很多時刻他飾演的父親角色所展現出來的力量令人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