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園子溫Sion Sono
生  日:1961-12-18
個人簡介:園子溫是當代日本獨立電影界代表人物之一。他早年是詩人,後來憑藉實驗短片入行。1990年拍攝了首部劇情長片《自行車嘆息》。2001年一部《自殺俱樂部》Suicide Club轟動了整個日本電影界,並且在歐美電影界也引發強烈迴響,園子溫的風格也就此定型,以衝擊性的風格拍攝極端挑戰主流觀眾的題材,且結合血腥、暴力及色情題... 詳全文
人氣:68
個人簡介:

園子溫是當代日本獨立電影界代表人物之一。他早年是詩人,後來憑藉實驗短片入行。1990年拍攝了首部劇情長片《自行車嘆息》。2001年一部《自殺俱樂部》Suicide Club轟動了整個日本電影界,並且在歐美電影界也引發強烈迴響,園子溫的風格也就此定型,以衝擊性的風格拍攝極端挑戰主流觀眾的題材,且結合血腥、暴力及色情題材著稱,園子溫在國際影展中屢獲殊榮。之後他的作品在歐美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2008年後完成的「憎恨三部曲」《愛之剝脫》、《死魚》、《戀之罪》是他個人創作成熟的標誌。近年來園子溫始終保持著旺盛的創作力和尖銳的視角,擅長以電影來挑戰觀影者的社會道德與想像極限。為各大國際影展近年熱議的日本焦點導演之一。

 

園子溫最早以詩歌寫作出道,十七歲那年他寫作的現代詩就發表在日本一些詩歌刊物。高中畢業後他考入了日本法政大學,但讀到一半就退學了。之後他開始拍攝八毫米電影。1985年,他的實驗短片處女作《我是園子溫!》I Am Sion Sono!在日本最重要的獨立電影節PIA影展放映。這部實驗短片主要的內容是園子溫本人大聲朗誦他自己寫作的詩歌。1987年他參與的另一部電影《男人的花道》A Man's Hanamichi在PIA影展獲得了特別大獎。這個大獎還有一筆豐厚的獎金,憑藉著這筆獎金,園子溫在1990年拍攝了他首部十六毫米長片《自行車嘆息》。這部作品完全是他自編自導自演的,描寫愛知縣小鎮上的兩個青年史郎和圭太苦苦為人生理想搏鬥的勵志成長故事。1992年,園子溫拍攝了第二部長片《部屋》Heya,仍舊是自編自導,講的是一個連環殺手在東京某個角落淒涼的生活。這部電影在東京日舞影展大放異彩,獲得了評審團特別獎,同時這也是園子溫揚名海外的開始,影片總共參加了包括柏林影展、鹿特丹影展在內的四十九個影展。

 

1994年園子溫受到法國電影導演尚賈克貝內(Jean-Jacques Beineix)、Jackie Bastide注意,這兩人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們對園子溫進行了採訪,並且使用了大量他當年《我是園子溫!》中的一些膠片,最後製作了一部反應日本御宅族後現代主義生活的紀錄片《御宅族》Otaku。影片在海外放映後反應很熱烈,園子溫成為了日本獨立電影人的重要代表人物。之後他繼續在詩歌和獨立電影界這兩個陣地活動。1997年他拍攝了反映女服務員孤獨生活的影片《我是桂子,但》Keiko Desukedo,1998年他拍攝了一部二十六分鐘的短片《風》Kaze。1997年園子溫在詩壇進行了一個很受爭議,名為「東京嘎嘎嘎」的活動,以四處游擊的方式進行詩歌朗誦。活動最高峰的時候,有兩千名參與者將黑墨水寫成的詩歌塗在身上,活動結束後他還出版了一本專門紀錄此次活動的書籍。總的來說,這個活動大大的提升了他的日本詩歌圈的名聲。

 

1998年,園子溫又拍攝了一部連環殺手電影,《男痕》Dankon: The Man。2000年,他以明星、導演、編劇的身份出現在偽紀錄片《現身》Utsushimi之中,該紀錄片講的是四個藝術家聚在一起拍電影。2001年,他拍攝了實驗電影《0cm4》,描寫永瀨正敏扮演的色盲男主角所經歷的狂暴人生。同年,園子溫還拍攝了一部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電影,《自殺俱樂部》。影片以驚悚片手法探討日本的高自殺率,五十四名少女一同跳軌、被輾的到處都是殘肢碎體,全片對人性扭曲的呈現震驚了東西方世界,在日本國內獲得了高票房,並且也是他第一部在西方發行DVD的電影。園子溫後來還與漫畫家古屋兔丸一起將影片改編成漫畫。

 

2005年,園子溫自編自導了《夢遊人生》Into a Dream,影片故事和風格與他早年的成長電影《自行車嘆息》大同小異。同年他執導的《紀子,出租中》Noriko's Dinner Table反應也不錯,總共參加了十二個國際影展。2008年,園子溫開拍他自稱的「憎恨三部曲」,《愛之剝脫》、《死魚》、《戀之罪》,這三部電影是他漸漸進入創作巔峰狀態的代表作。2012年,他的《不道德的秘密》在威尼斯影展獲得極高評價,此外在日本大地震之後,園子溫又拍攝了攻擊日本政府核設施的《希望之國》。

 

提到園子溫的早期代表作、成名作,一定是那部轟動整個日本以及在西方影展引發強烈迴響的《自殺俱樂部》。影片探討了日本社會很獨特的鼓勵自殺的文化。故事講述五十四個穿著制服的女學生,手拉手談笑中同時跳入新宿地鐵的甬道,任由疾馳而來的列車從身上碾過,一時間,甬道、車廂、月臺上血肉橫飛,五十四人的鮮血染紅了整個世界。事件立刻造成轟動,警方盡全力調查,但自殺事件卻防不勝防,連負責此案件的黑澤刑警本人也在偵察工作中自殺身亡。在經過一番努力之後,警方終於逮捕了自殺俱樂部的首腦Rolly,卻沒能阻止自殺人數的上升。事實上以Rolly為首的自殺俱樂部所犯下的罪行與本案無關,真正的幕後黑手竟是一群小孩,他們依靠正走紅的少女演唱組的歌詞及海報等向人們傳遞著訊息。演出本片的演員,永瀨正敏、磨赤兒都是園子溫的老搭檔,其他演員石橋凌、羅利寺西、萩原明子都是非知名演員。整部影片展現出強烈的個人風格,園子溫使用了一種懸疑推理的風格來展開故事,將恐怖的效果慢慢放大,影片中的眾多場面會對觀眾產生極強的誘惑力。「我不想用一種紀錄片的方式拍攝此片,我不想觀眾冷靜的看待這場自殺事件,我要觀眾投入其中,感受到真正的自殺文化。」園子溫如此解釋自己的拍片風格。正是在這樣的基礎上,一些重要的社會問題受到討論:人對於存在感的理解、青少年精神空虛的根源、媒體在現代社會中的作用。

 

《自殺俱樂部》當年在西方影展放映後引發強烈迴響,英國〈衛報〉給予極高的評價,「日本獨立電影界湧現了一位極具爆發力的新人,園子溫的這部作品展現出強烈的整體創造精神,既充滿了對日本社會犀利的觀察,又以風格化的形式將最酷烈不可接受的社會問題予以情感化的表達。」美國〈電影季刊〉也注意到了這部非凡的獨立電影,「這是一部承接1960年代日本前衛電影精神的作品,但是它絕不是無意義精神的展示,而是有著鋒利的能夠刺穿表層意識形態屏障的力量。」園子溫在之後採訪中談起這部電影時如此說道,「我當時想拍攝一部能夠展現獨特日本文化的作品,而這種獨特文化不是古典的,而是當代的,最後我選擇了自殺文化,我覺得這個現象在日本確實很普遍。」

 

從2008年開始,園子溫有目的的拍攝他的憎恨三部曲,第一部是反抗父權的《愛之剝脫》。影片故事敘述本田悠與當神父的父親哲生活在一起,雖然是單親家庭,但兩人相處的非常好。直到有一天美豔奔放的熏闖入兩人的生活,這個局面才開始被打破。父親深深的迷戀上熏,但後來熏卻不辭而別,父親跟發瘋了一樣,天天要求悠懺悔,悠只能胡編一些東西應付,但其中偷拍女生裙下風光的事情是真的。再後來,熏又回來,還帶來了一個拖油瓶,她的女兒洋子,事情開始變得複雜起來了。 《愛之剝脫》首先最挑戰的地方在於其驚人的長度,整整四個小時!這在當代獨立電影中也是極為罕見的。「開始拍攝的時候,我就非常明確的要把《愛之剝脫》拍成一部展示奇觀的電影,所以必須有足夠的片長,才能建立人物的關係、人物的情感。」園子溫說道。而整部影片也確實如園子溫所說,是奇觀cult文化的全面展示。自虐狂、施虐狂、偷窺、亂倫、性倒錯、異妝癖,一切和主流社會有違的性行為都在影片中被徹底的展示。

 

「憎恨三部曲」的第二部《死魚》Cold fish,靈感來自1990年代轟動日本的「埼玉愛犬家殺人事件」。故事敘述某天晚上妙子和丈夫社本信行接到電話,被告知女兒美津子在超市偷東西被店員抓住,於是兩人前去解決問題。後來超市店長的朋友村田幫忙打了圓場,事情才沒有鬧大。湊巧的是,村田與社本一樣,都經營著水族館。於是,村田邀請社本一家到他家去坐坐。不喜歡繼母妙子的美津子非常喜歡他的店,在村田的邀請下,打算到他店裡打工,沒想到一場難以收拾的暴力事件等待著她們一家。園子溫解釋拍攝此片的創作初衷的時候表示,自己極端厭惡一切虛偽勵志溫情的東西,所以要把最真實的暴力場面拍攝下來,要拍攝「沒有任何救贖希望的一個家庭」。而整部影片的實際情況也確實如園子溫所說的一般,極度的血腥暴力,影片中毀屍滅跡的場景讓常人難以忍受,尤其是妻子與丈夫一起哼著歌曲支解屍體的場景將冰冷殘酷的風格帶到了極限境界。另外在幻想迷離風格的色調的配合下,影片徹底變成一曲死亡寓言。英國〈視與聽〉雜誌如此評論本片,「雖然風格很極端,但園子溫漸漸成為一名成熟的cult片作者,他非常清晰的知道他要拍攝一部什麼風格的電影。他影片中的暴力場景絕不是為了獲得廉價的娛樂感官效果,而是在社會、家庭層面叩問暴力產生的深層緣由。冷帶魚的意象也非常具有寓言與間離的效果,將殘酷之至的冷酷暴力推至極限。」

 

「憎恨三部曲」的第三部《戀之罪》仍舊根據真實事件改編,這一次園子溫將鏡頭對準亟待解放的女性。影片的女主角泉美與有潔癖和偏執狂的小說家結婚後,丈夫不僅待她冷淡,甚至不願意和她行房,泉美彷彿禁錮在婚姻的空殼並等待著身心被解放。泉美偶然認識一名神秘女教授,開始從事人體模特兒的工作,也當起AV女優,泉美認為「出賣身體賺錢是一種高尚行為」,因而積極和不同的男人做愛,透過身體找到自我認同與情慾出口。某天,一家愛情賓館裡發現了一具被殘暴謀殺過的屍體,女警試圖找出其中真相,泉美和這件事是否有關係?她是否一步一步走向情慾墮落的深淵?園子溫為了精確的展現出女性心理層面最纖弱敏感的一面,在影片開拍之前採訪了大量家庭主婦以及性工作者,在正式開拍之前,三位女性完全對於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產生了信任感,「我相信女主角們驚人的表現一定會讓男性觀眾目瞪口呆。」園子溫說道。在實際拍攝的過程中也是如此,三位女演員全心投入影片中,幾乎忘了攝影機的存在,整個拍攝場面讓園子溫本人都有點不寒而慄。「我感覺從女性視點拍情欲片,真的連性欲都沒有了!」《戀之罪》在西方各大影展放映後引發強烈爭議,眾多嚴肅刊物都給予了影片以正面評價。美國〈綜藝〉雜誌就認為,「一名男性導演能夠純粹從女性層面來拍攝一部情欲解放的電影就非常不容易,影片沒有一個場景是誘導男性觀眾的。」

 

園子溫亦參與了日劇包含2006年的《時效特警》與2007年的《時效特警2》,以及2013年的《我們都是超能者!》。2011年10月他與演員神樂?惠結婚,妻子後來參演了他執導的多部電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