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
生  日:1962-08-28
個人簡介:1962年8月28日,大衛芬奇出生於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芬奇之所以對電影產生興趣,是因為他在8歲那年看了電影《虎豹小霸王》。芬奇的童年在加州度過,當他18歲的時候,他來到坐落於Mill Valley的電影公司Korty Films,為John Korty打工。此後他又跳槽到ILM (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公司待了三年,出色的表現迅速贏... 詳全文
人氣:283
個人簡介:

1962年8月28日,大衛芬奇出生於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芬奇之所以對電影產生興趣,是因為他在8歲那年看了電影《虎豹小霸王》。芬奇的童年在加州度過,當他18歲的時候,他來到坐落於Mill Valley的電影公司Korty Films,為John Korty打工。此後他又跳槽到ILM (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公司待了三年,出色的表現迅速贏得了好萊塢的關注。在簽約N. Lee Lacy之後,芬奇開始拍起了商業電視和MV。1987年,芬奇與圈中好友多明尼克賽納(Dominic Sena)、Greg Gold以及Nigel Dick,一起創建了Propaganda電影公司。這段期間,芬奇開始為大量的商業品牌拍攝廣告,比如:Nike, Coca-Cola, Budweiser, Heinekin, Pepsi, Levi's, Converse, AT & T以及Chanel等。同時,由他執導的MV也份量十足,瑪丹娜、喬治麥可、史密斯飛船、滾石樂團等這些上世紀八○年代末至九○年代初紅極一時的搖滾樂隊或流行歌星,統統與芬奇合作過。1990年芬奇以一部記錄瑪丹娜的音樂電影《Madonna: The Immaculate Collection》,觸角延伸到了電影院。1992年,他離開工作5年的Propaganda電影公司。同年,他創立自己的Rock Paper Scissors剪輯公司。1997年,他創立A52特效公司。此後,由他執導的《異形3》、《火線追緝令》、 《鬥陣俱樂部》與《顫慄空間》,都以良好口碑和出色票房獲得肯定,站穩在好萊塢中生代導演中的地位。

 

大衛芬奇是個難以歸類的電影工作者,每一部電影都展示出了一種全新的視聽技術。他自己曾說過,「我拍電影,並不是為了那些金光閃閃的獎盃。拍電影,只是我熱愛電影。」芬奇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是《異形3》,該系列在經過了前兩集的成功後,第三集的繼拍顯然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文生華德(Vincent Ward)的辭導、資金的短缺、檔期的衝突;此外,該片的製片人戴維吉勒(David Giler)更向福斯影業的高層表態,「你們為什麼要用這個人,他只會拍運動鞋(意指芬奇為NIKE拍攝的一系列廣告)。」然而,就是這麼一部被迫在13周內拍攝竣工的《異形3》,顯示出了芬奇今後電影作品的種種特質。雖然眾多的影評人對《異形3》嗤之以鼻,但是該片仍締造出1.59億美元的全球票房。值得一提的是,芬奇利用攝影效果的變形製造出了一種扭曲的「異形視點」,充分地將觀眾帶入到了那座與世隔絕的監獄之中。

 

「驚悚指數」高的芬奇電影,《顫慄空間》絕對穩佔一席。BBC電影評論將這部電影稱為,「一部叫人腳趾抓緊,手心冒汗的驚悚電影。」然而,我們之所以說《顫慄空間》是一部芬奇式的黑色電影。其一,該片秉承了好萊塢傳統黑色電影的一切特質:徹夜的落雨天、陰影對畫面和演員臉部表情的切割(室內取景)、利用欄杆製造視覺壓迫、利用鏡子和光線的反射來扭曲人影,等等。同時,芬奇並沒有讓傳統黑色電影中的蛇蠍美人出現,轉而讓這部《顫慄空間》與都市犯罪聯繫在了一起。偷竊、遺產、保險、混混,這些滋生在日常社會中的犯罪事件,緊緊地與這部電影捆綁在了一起。那麼,芬奇到底是如何用電影特有的視聽語言,來營造驚悚的呢?是靠蒙太奇的剪輯嗎?是靠奪人耳目的臺詞嗎?都不是。芬奇以一種優雅而平滑的場面調度,完整地保持了空間與時間在影片行進過程中的統一。由此,因得「電腦科技」或「縫合剪輯」鏈結起來的場面調度,將原本二度空間的影像,幻化出一種三維空間的效果。比如那場貫穿整座房子的鏡頭走位,連戲、劇情、角色、空間,都得到了充分的詮釋。那段長達的2分46秒的撿手機戲,前半段的靜音、中段的臺燈爆破聲效、後半段的絃樂,在慢鏡頭的演繹下,徹底地將觀眾的觀影情緒吊到了最高點。這點,在好萊塢商業電影中,非常少見。而芬奇一貫拿手的語意蒙太奇更是在這部影片中,靜水深流。出事前,女孩的睡床邊,擺放著一瓶水(生命之源)和一個紅色的十字標貼(危險的信號)。有一點需要指出的是,芬奇坦言這部電影的創作靈感,來自於希區考克的《後窗》。

 

縱觀大衛芬奇大部分執導的電影,犯罪類影片顯然是一個「眾數」。博引神曲與聖經故事的《火線追緝令》、解構人格分裂的《鬥陣俱樂部》、描述連環殺人事件的《索命黃道帶》,以及包括《異形3》和《顫慄空間》,幾乎都和犯罪沾那麼一點邊。那麼,芬奇又是如何來把玩這個老美最熱衷的類型片的呢?顯然,芬奇在這一系列以犯罪為題材或副線的影片中,摻入了一種「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對於「上帝已死」之後的個人信仰依託。關於「犯罪與信仰」,我們還是得繞到那部讓芬奇在好萊塢揚名立萬的作品《火線追緝令》。整部電影以一種閒庭信步的節奏,一宗接一宗地將「罪」公佈於世。我們在每個街角、每個家庭中看見種種致命的罪行,並且還容忍它們。電影展現了芬奇講故事的技巧,更是對人性做出了深刻的拷問。人類理性的底線在哪裡?人性的原罪到底是什麼?什麼才是信仰?這些哲學界爭論不休的問題,芬奇只是用電影這個玩意,將「罪」與「信仰」活脫脫地展露在日光之下。

 

芬奇在談到他的那部《致命遊戲》時說:「如果說到影片的主題,那就是失控。相比較,那些利用女體的賣弄風騷而博得男性觀眾喜歡的「粉色系情色電影」,芬奇在他的那部《鬥陣俱樂部》之中,用大量的男性荷爾蒙,滿足了一種迥別與A片的「女性凝視」。影片最後,當Jack與Marla Singer牽手的那一剎那,影片完美地將芬奇一直追求的性別角力,給予了平衡。儘管,芬奇在《鬥陣俱樂部》中借演員之口,說出了這樣的話「我們這一代男人,是被女人養大的。」樹大畢竟招風。在取得了《鬥陣俱樂部》和《火線追緝令》的成功之後,人們開始將矛頭直指芬奇的性別角色。為此,芬奇說道:「在我的哲學體系中,你要麼成為事件的證人,要麼就是事件的參與者。大多數情況下,我將事件拍出來給人們看,讓他們自己決定他們對某一事件的看法。」

 

2008年他執導由布萊德彼特和凱特布蘭琪主演的《班傑明的奇幻旅程》,該片獲得奧斯卡金像獎、英國電影學院獎、廣播影評人協會獎、金球獎、全美影評人協會獎等多項提名;2010年他拍攝以facebook創辦人馬克祖克柏為文本的電影《社群網戰》,再度展現他駕馭人際關係與衝突的強項,並且讓主角傑西艾森柏格連珠炮的說法方式成為賣點並獲得奧斯卡提名,也將大衛芬奇再次推向商業與藝術成就的肯定殿堂。2011年他執導《龍紋身的女孩》同樣引發話題;2014年的《控制》則交出了相當傑出的成績,全球累積1.67億的票房超過了當年《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的1.28億,成為大衛芬奇截至目前為止導演生涯的最高紀錄。而他同時也是網路影音頻道Netflix話題影集《紙牌屋》的導演,顯然對大衛芬奇這個導演而言,任何可以創作影像的媒體都可以成為他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