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泰瑞吉連Terry Gilliam
生  日:1940-11-22
個人簡介:1940年11月22日,泰瑞吉連出生於美國的明尼蘇達。1967年,他移居英國倫敦,加入英國國籍。2006年,他徹底放棄美國國籍。上世紀六○年代初,他在洛杉磯的歐美學院加入幽默雜誌〈Fang〉,隨後,他又加入了當時的民眾抗議活動,被當時任職的廣告公司炒了魷魚。六○年代末,他加入了喜劇創作小組「Monty Python」,成為該小組... 詳全文
人氣:58
個人簡介:

1940年11月22日,泰瑞吉連出生於美國的明尼蘇達。1967年,他移居英國倫敦,加入英國國籍。2006年,他徹底放棄美國國籍。上世紀六○年代初,他在洛杉磯的歐美學院加入幽默雜誌〈Fang〉,隨後,他又加入了當時的民眾抗議活動,被當時任職的廣告公司炒了魷魚。六○年代末,他加入了喜劇創作小組「Monty Python」,成為該小組唯一的非英國籍成員。創作上,泰瑞吉連一向以脫線的劇情而著稱。從《聖杯傳奇》開始,他先後拍攝了《巴西》、《終極天將》、《奇幻城市》、《未來總動員》等一系列,題材大膽手法新穎的影片。更以《奇幻城市》拿下威尼斯國際影展銀獅獎, 1998年的《賭城風情畫》則入選了坎城國際影展競賽。千禧年之後,他的作品愈發成熟,《救命吶!唐吉訶德》(2003)、《神鬼剋星》(2005)、《奇幻世界》(2005)幾乎部部都秉持著獨特的影像氣質以及好萊塢式的娛樂效果。2009年他執導了大製作的商業電影《帕納大師的魔幻冒險》。搭配好萊塢最先進的特效技術與泰瑞吉連血性中的無厘頭喜劇,加上希斯萊傑遺世之作,柯林法洛、強尼戴普和裘德洛三位巨星頂力接棒,這部斥資三千萬美金拍攝的魔幻電影,也讓泰瑞吉連徹底展現他瘋狂的奇幻性格。

 

很多人誤以為泰瑞吉連是英國導演。其實,泰瑞是美國人,但他的獨樹一格,在好萊塢很難有太大的發展,他也從不認為自己是「好萊塢導演」,甚至放棄美國籍,成為英國人。套用他的那句名言,「好萊塢最眼界卓越的人?不!我甚至都還不是一個好萊塢的導演!」泰瑞的導演生涯得到重大成功始於一九八一年的《向上帝借時間》(Time Bandits),描述一位男孩意外與一群侏儒掉進時光隧道,和拿破崙等歷史名人產生交流,全片大大顛覆觀眾對這些人物的既定印象,超級叫好叫座,JK羅琳就是因此片認定泰瑞是最適合拍《哈利波特》的導演。可惜,最後泰瑞吉連委婉地拒絕了對方的邀請。此外,被泰瑞吉連婉言拒絕的影片還包括:《威探闖通關》(1988)、《第五惑星》(1985)、《阿甘正傳》(1994)以及《異形4:浴火重生》(1997)等。其實,泰瑞吉連的影像風格是非常「作者」的。穿越時空、空想主義、童話故事、寓言故事、魔幻主義,等等,都是泰瑞吉連電影的活體標籤。

 

2005年泰瑞吉連拍攝《神鬼剋星》。這是導演泰瑞吉連難得重回好萊塢主流觀眾的身邊,帶來七千五百萬美元超級大製作的奇幻鉅作。和感懷於個人的生存動機相比較,泰瑞吉連早就以一部《巴西》,宣佈了他對於未來敵托邦世界的素描。言簡意賅地說,《巴西》是一部對假想的美好未來社會的黑色諷刺喜劇。雖然該片止步於入圍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但是卻憑藉飽滿的色澤與黑色幽默,建構出無所不在的末日意境。因為,用現代意識來解構與顛覆傳統故事,向來就是泰瑞吉連的拿手絕活。最經典的案例恐怕就是《向上帝借時間》Time Bandits了,拿破崙、羅賓漢、阿伽門農王、鐵達尼號、食人魔、海中巨人、撒旦、上帝……當這些風馬牛不相及的元素統統彙聚在一起的時候,要麼昏昏大睡,要麼大呼過癮。從這個意義上講,泰瑞吉連電影實實在在地考量著觀眾的觀影水準。不是說你看了多少片,而是說你看懂了多少片。大量的隱喻以及揶揄,常常看得那些衛道人士落荒而逃。

 

但是,泰瑞吉連的無厘頭並不是那種速食的一次性笑料。他對於改良民主的義憤填膺、他對於社會批判的一針見血、他對於人性原始的嬉笑怒罵,都可以讓我們看到一個知識份子的良知。但是,有時候這樣的影像註定只能與大眾無緣。譬如,泰瑞吉連執導的《終極天將》。影片故事在主角巴隆蒙喬森伯爵所講述的傳奇故事與現實中交錯,各種光怪陸離的故事在電影中一一展開,千里眼、順風耳、飛毛腿以及大力士,或是蘇丹國王美麗皇宮,都在影片中登場,在當時動畫技術未成熟的狀態下,泰瑞吉連以其高度的想像力與美術能力,在影片中架構出另人驚奇的魔幻世界,可惜叫好不叫座,其華麗程度與票房的差距讓泰瑞吉連成為好萊塢票房大毒藥。票房毒藥歸票房毒藥,泰瑞吉連電影對於一些知識份子來說可是部部瑰寶。我們還是先從他的成名作《聖杯傳奇》說起。該片以傳記體的方式,重新解構了大量的英國神話。亞瑟王與圓桌武士尋找聖杯傳奇過程的七○年代Kuso版,向來惡搞歐亞歷史文化的喜劇團體「蒙地蟒蛇」,不僅嘲弄亞瑟王拔石中劍像痞子混混,更編造圓桌武士蘭斯洛、崔斯坦、魔法師梅林如詐騙集團,大不列顛傳奇英雄一一變成搞笑演員,甚至還跑到現代殺人造成軍警大混戰。影片不僅無厘頭到極致,更強勢地傳達了空想主義、無政府主義、個人英雄主義的影像思考,尤其是現代與古代的離間手法,充滿張力地製造了現代人的安全感與古代人的冒險精神。

 

「我覺得自從上世紀八○年代以來,我們生活中的一切都受到了約束,每個人都害怕說出自己的感受,害怕獨特而另類的生活方式,而現在是卸掉枷鎖的時候了。」泰瑞吉連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