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張藝謀Zhang Yimou
生  日:1950-11-14
個人簡介:張藝謀為中國文革知青一代,早年有過山上下鄉經歷。恢復高考後,以28歲「高齡」考取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畢業後分配入廣西電影製片廠工作。1984年,張藝謀以攝影師身份參與了第五代最重要作品《一個和八個》、《黃土地》的拍攝。1988年,首獲執導權,拍攝《紅高粱》,結果影片榮獲柏林影展金熊獎,這也是歷史上第一部獲... 詳全文
人氣:81
個人簡介:

張藝謀為中國文革知青一代,早年有過山上下鄉經歷。恢復高考後,以28歲「高齡」考取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畢業後分配入廣西電影製片廠工作。1984年,張藝謀以攝影師身份參與了第五代最重要作品《一個和八個》、《黃土地》的拍攝。1988年,首獲執導權,拍攝《紅高粱》,結果影片榮獲柏林影展金熊獎,這也是歷史上第一部獲得歐洲三大影展桂冠殊榮的華語片。90年代後,張藝謀進入創作高峰。《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秋菊打官司》,無論從形式還是內容方面,都以極其強烈鮮明的張藝謀特色震撼了世界影壇。1994年,張藝謀更將目光直接對準了最為敏感的文革題材,拍出了《活著》,影片在坎城影展獲得了僅次於金棕櫚的評審團大獎,最後卻在中國禁演。90年代後半期,由於固定搭檔鞏俐的出走,張藝謀的風格開始變化,1997年還拍出了首部城市題材作品《有話好好說》。2000年之後,張藝謀獲得北京奧運會導演資格,作品風格更加偏向主流。2002年,拍攝了中國式大片《英雄》,雖然票房成績史無前例,但評價不高,之後的兩部武俠片《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更是遭遇惡評。2008年,張藝謀因為執導北京奧運會,名聲再次響徹全球。京奧之後,張藝謀拍攝的都是小成本作品,但前一部《三槍之拍案驚奇》以及最新的這部《山楂樹之戀》都在中國獲得了未曾預料到的超高票房。之後導演作品包含《金陵十三釵》並首度邀請好萊塢演員克里斯汀貝爾擔任男主角。2016年則執導個人首部英語3D電影《長城》,為中美共同投資的合拍電影,由中美演員合演,包括劉德華、張涵予、彭于晏與好萊塢影星麥特戴蒙、威廉達佛及佩德羅帕斯卡等聯手主演。

 

張藝謀為最具國際影響力的華人導演之一,也是中國最知名的「第五代」創作團體的領銜人物之一。張藝謀出身高級知識份子家庭,父親原為黃埔軍校高級軍官,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淪陷之前,張藝謀的大伯和叔叔隨國府遷台,張的父親留在了中國。張的母親是皮膚病專家,一九五一年生養他時,張的父親特地請了一名日本醫生為其接生。張藝謀剛出生時,父親為其取名「張詒謀」,後來因為同學拿他名字中的「詒」取笑,遂改為張藝謀。由於父輩有國民黨背景,張藝謀自幼成長過程中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壓力,自此也養成了沉默內斂的性格。「文革」爆發之後,張藝謀與千百萬同齡人一樣,被下放到陝西農村插隊。政策改變,回城之後,進入了陝西咸陽國棉八廠當一名普通工人。一九七八年,中共恢復高考,已經二十八歲的張藝謀欲抓住人生最後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最初因為年齡過大,被拒絕,後透過各種關係聯繫到當時的文化部長黃鎮才勉強過關。一九八二年,張藝謀從攝影系畢業,因為考慮到電影行業從業機會彌足珍貴,故主動要求遠赴廣西電影製片廠工作,以獲得拍片機會。一九八四年,張藝謀首次投入電影工作,在第五代開山之作《一個和八個》中擔任攝影師,影片問世之後,震動四海,張藝謀標新立異的構圖方式亦獲得了肯定。同年,張藝謀還與學校時的摯友陳凱歌,一起合作了第五代迄今最重要的作品《黃土地》。一九八六年,張藝謀為報答有知遇之恩的前輩吳天明,回到西安,在吳的影片《老井》中出飾了男主角。影片於一九八七年上映,並參加了東京國際影展,結果張藝謀意外獲得了影帝桂冠。一九八七年,張藝謀在等待多年之後,終於獲得了一次獨立執導影片的機會。這就是根據莫言小說改編而成的《紅高粱》。影片將一段山東土匪的抗日故事,演繹成一場可歌可泣、高揚人性欲望的男女天人交媾大戲。影片在一九八八年的柏林影展甫一放映,旋即引發強烈轟動,一舉摘得最佳影片金熊大獎。如今來看,華語片九○年代在國際影展熱燒,應即濫觴於此。

 

有些意外的是,《紅高粱》之後,張藝謀的下一部影片並非藝術片,而是有點半試驗性質的政治驚悚片《代號美洲豹》,影片虛構了一段以兩岸政治僵局為背景的劫機案。但是影片在中國大陸獲得惡評,當時一心想拍藝術片的張藝謀自己也極度失望。這次失敗也讓張藝謀下定以後一定還是要走藝術片的路子。一九九○年,根據劉恒小說改編的《菊豆》完成。影片風格和《紅高粱》完全南轅北轍,以極度壓抑的方式展現了中國傳統社會父權結構對女性巨大的毀滅性壓力。影片後來不僅入圍了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還成為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的華語片。《菊豆》之後張藝謀將蘇童的〈妻妾成群〉改編成《大紅燈籠高高掛》,以極度風格化、儀式化的方式,再度對傳統中國社會家族的權力結構做出隱喻式的描繪。影片獲得了一九九一年威尼斯影展的銀獅獎,並且再度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提名。美國著名影評人Roger Ebert也毫不吝嗇地讚揚影片充滿「性感的人體美」。一九九二年,張藝謀的風格再次改變,放棄了儀式化象徵隱喻的方式,而採用了義大利新寫實主義的方式,拍攝了一部與中國農村法治結構有關的影片《秋菊打官司》。張藝謀在此片中採用了高度紀實化的手法,除了主角,其他所有的角色全部使用了非職業演員。影片在一九九二年的威尼斯影展放映之後,再度引發強烈關注,最後獲得了最佳影片金獅獎,合作至今的女主演鞏俐至此也成為國際影壇最受歡迎的中國女演員。值得一提的是,張藝謀三部作品雖然紅遍西方藝術影展,但在中國起初並未公開上映,直到《秋菊打官司》拿下金獅獎,禁令才得以解除。一九九四年,張藝謀再次選擇回歸歷史,將目光投注到最為敏感,也是個人感受最為強烈的「文革」題材。他將余華的小說〈活著〉搬上了銀幕。影片不同於八○年代謝晉執導的《芙蓉鎮》一般,強攻敏感核心區域,而是選擇以文革作為背景,鋪陳出中國小人物在大時代中的無奈與蒼涼意味。就劇情結構而言,張藝謀這次選擇了他從未使用過的通俗劇架構,有悲有喜。影片當年參與了坎城影展金棕櫚的角逐,最後在佳片如林的片單中,《活著》還是獲得了僅次於金棕櫚的評審團大獎,男主角葛優則獲得最佳男演員獎,這也是亞洲演員第一次獲得此殊榮。但影片最終還是沒有通過審查,迄今仍是禁片。

 

張藝謀的電影旅程在《活著》之後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改變是,昔日生活與工作上的黃金伴侶鞏俐最後選擇離張藝謀而去。講述上海灘黑幫往事的《搖啊搖,搖到外婆橋》成了張藝謀和鞏俐的告別曲,影片雖然還是入圍了坎城影展的主競賽單元,但對南方風土人情異常陌生的張藝謀顯然根本無力駕馭這樣一個題材。一向依靠國際市場賣片的張藝謀,在失去了鞏俐這塊金字招牌後,製片遇到了重重困難。考慮再三之後,張藝謀選擇主打中國國內市場,啟用大牌演員姜文、李保田、葛優、李雪健等開拍黑色荒誕喜劇《有話好好說》。影片透過一位知識份子與一位販賣盜版書的小商人之間的荒誕衝突,凸顯了中國知識份子在九○年代商業大潮中的無奈與頹靡。影片影像風格非常接近王家衛的《重慶森林》,頻繁使用晃動鏡頭,快速剪輯。《有話好好說》口碑尚可,但在威尼斯影展一獎未得,中國由於國內電影市場尚不具規模,終於導致製片虧損。 這也使得張藝謀再次回到了自己得心應手的農村題材。一九九七年,張藝謀拍攝了與農村教育有關的影片《一個都不能少》。影片是年送坎城影展,結果主席Gilles Jacob認為這是一部「為中國政府歌功頌德的宣傳片」。張藝謀聞之,一氣之下退出了坎城,還特地寫了一封回應Jacob的公開信。《一個都不能少》後來參加了是年的威尼斯影展,還出人意料地再次獲得了金獅獎。這也促成了張藝謀仍舊走藝術片道路的決心。

 

一九九九年,張藝謀啟用新人演員章子怡演出《我的父親母親》,在這部帶有明顯純愛風格的影片中,張藝謀有些意外地袒露心扉,表達出自己對於美好愛情的看法。影片在柏林影展獲得了銀熊獎。此時的中國市場因為馮小剛賀歲片的異軍突起,有漸漸成形的趨勢。這使得張藝謀在二○○○年也小試牛刀,選用了中國曲藝界當紅藝人趙本山領銜主演,拍攝了根據莫言小說改編的黑色幽默輕喜劇《幸福時光》。只是,由於影片風格仍舊偏向沉重,以及張藝謀自身對國內市場觀眾群的把握失當,影片票房慘敗。而影片本身藝術味的淡薄,也使得張藝謀十年來第一次無緣入圍歐洲三大影展。《幸福時光》的雙重失敗,使得張藝謀真正地步入了谷底。但不久之後的中國形勢又發生了顯著的變化。二○○一年初,李安執導的《臥虎藏龍》歷史性地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同時全球熱賣二.一三億美元,成為北美市場迄今最賣座的非英語片;七月,張藝謀獲得了二○○八年北京奧運會的執導資格,這意外著當年異議者的身份自此正式歸入了主流;同時,中國正式加入了WTO,也逼迫國內電影市場進一步向好萊塢開放,這也意味著中國國產片的創作方向必須發生改變,必須有能與好萊塢大片相抗衡的中國大片。 

 

二○○二年底投資近三千萬美元的武俠大片《英雄》就是在這個背景下誕生的。李連杰、張曼玉、梁朝偉、章子怡、陳道明、甄子丹的超強演員組合,加上張藝謀最擅長的色彩渲染技巧,使得影片在中國國內賣出了前所未有的二億五千萬人民幣票房。而在美國市場,由於《臥虎藏龍》熱潮未退,也賣到了五千多萬美元的超高成績。但是由於影片沒有使用傳統武俠片的結構模式,而是採用黑澤明「羅生門式」藝術片的結構,同時又輔以歌頌個人服從集體的極權式主題,在評論界獲得了極為負面的評價。二○○四年,張藝謀二度拍攝武俠片,啟用章子怡、金城武演出《十面埋伏》。由於第一部劇情空洞為人詬病,張藝謀此次採用「無間道式」雙面間諜結構,但因為收尾倉促,不具說服力,仍舊飽受惡評。二○○六年,張藝謀選用了更有噱頭的演員組合周潤發、鞏俐,開拍第三部武俠片:根據戲劇家曹禹名作〈雷雨〉改編的《滿城盡帶黃金甲》。儘管票房成績絲毫不遜於《英雄》,但由於影片盡情描摹宮廷亂倫醜事,以及極盡奢華的展示權貴階層的淫欲,影片還是沒有得到好評。至此,張藝謀的「武俠三部曲」告一段落,從口碑來說,遠不如李安《臥虎藏龍》。但是就中國國內市場的開發而言,張藝謀這三部曲仍舊有巨大貢獻。

 

《滿城盡帶黃金甲》之後,張藝謀全力投入二○○八北京奧運會的籌備工作,三年未拍影片。二○○九年,帶著巨大官方殊榮的張藝謀回歸電影界,但是這次他卻並沒有大動干戈,而是選擇拍攝小成本影片《三槍之拍案驚奇》。影片翻拍自好萊塢柯恩兄弟一九八四年的名作《血迷宮》Blood Simple,但是為了搏殺賀歲市場,張藝謀啟用如日中天的曲藝演員小瀋陽擔任頭號男主角,並且在劇情中融入了大量東北二人傳元素。結果在當年的賀歲市場角逐中,這部投資僅二千八百萬人民幣的小製作,最後以二億五千萬人民幣的票房榮膺賀歲檔票房亞軍。

 

張藝謀的商業片被中國大陸民眾廣泛認知,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並通常能夠掀起不小議論,對中國電影產業發展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另一方面,其自《英雄》後的近年商業電影亦引起一定數量的觀眾及影評人的負面評價,如缺少內在精神價值判斷和藝術靈魂的空洞,即華麗有餘但內容不足。張藝謀對此表示,「畫面色彩」美感的追求是來自個人本能的偏好。他還曾為北京申請2008年奧運會製作宣傳片,並負責導演2004年希臘雅典奧運會閉幕式中,中國負責演出的片段。也曾聯合海外劇團在北京製作歌劇《杜蘭朵》,及在桂林、麗江等地以山水為背景製作的印象實景劇。2008年擔任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和閉幕式總導演,因場面氣勢恢弘,夢幻般地展示了中國文化,受到媒體和觀眾的廣泛讚譽,被美國《時代周刊》年度人物提名(挺進五強),並獲2008影響世界華人大獎。